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新闻 > 民生观察
投稿

【他们的“江湖”】一双巧手玩转竹子

2017-03-02 11:17:27 来源:福鼎新闻网 作者: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 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制品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制品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一提起“篾匠”,不少年轻人的第一想法应该是:这是什么?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通俗的来说,“篾匠”是将竹子通过破竹、破篾、编织等方式,将其变成生活所需器具的人,篮子、簸箕、斗笠、茶焙、筛子……都是篾匠的作品。然而,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,篾制品渐渐被塑料制品、金属制品等取代,篾匠也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但仍有这么一小群人还在默默坚守,守护着古老的技艺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DSCF5759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铺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日前,记者来到点头镇上,看见街道两旁有三四家篾匠铺,店铺门前都挂着簸箕、斗笠、竹篮等篾制品。“镇上真正做篾匠的人就剩这么几家了,年轻一辈的篾匠都没有。”篾匠余师傅说,“年轻人都不愿意做篾匠,又苦,又赚不了多少钱。唉,老祖宗的手艺可能要失传了!”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认真编蔑的老师傅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:余福弟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余师傅名叫余福弟,今年55岁,从事篾匠这个职业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了。余师傅小时候,篾匠是个能赚钱的好职业,当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吃上地瓜粥的时候,篾匠们早已可以吃上白花花的米饭了。那时候,基本上每个村都会有两三个人去学习这门手艺,余师傅也是在他13岁的时候,去拜师学艺,开始了他的篾匠生活。现在,他在点头镇经营着一家篾制品加工作坊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的工具也是繁多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的工具也是繁多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各种不同规格的蔑筛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各种规格的篾筛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走进他的店铺,不大的地方被各式各样的工具、长长短短的篾条、形状不一的篾制品塞得满满当当,放置在门口的两条长椅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这两条长椅看似跟普通的长椅无异,但仔细一看,你会发现椅子的中间,都会有两个小缝。你别以为这是坏掉的椅子,其实只要往椅子上装上凿子、刨刀等工具,就能在这里撕篾,抛光,对篾条进行加工,是必不可少的工具。再往里看,一块块类似搓衣板的工具整齐挂在墙上。余师傅介绍,这是篾筛,用来固定篾条之间的间隔,间隔的不同也决定筛器的不同。这些工具的年岁少则十几年,多则二十六年,都是从上一代师傅那边传下来的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要根据制作不同用途的蔑制品挑选竹子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竹子分母竹(左)公竹(右)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余师傅教我们如何辨认公、母竹子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做篾是一门很讲究的手艺活,以前的学徒大都要学四、五年才能出师,独立门户,有的甚至需要十年时间。学习如何选竹、破竹、破篾、抛光、编织……每道工序都马虎不得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做篾制品,我们都是选用上好的毛竹,最好是母竹子。而公竹子的竹节比较粗糙,破竹的时候就会相对多一些工序。”余师傅说。母竹子?你没看错,竹子其实是分公母的。见我们好奇,余师傅带着我们走进他存储竹子的仓库,教我们辨识竹子。他告诉我们,竹节上有凸出的两个树杈,竹节部分比较粗糙,这就是公竹子,反之,则是母竹子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长长的竹子被锯成需要的长度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邵师傅将竹子锯成想要的长度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刀刨去竹子的节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用篾刀刨去竹节部分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蔑过程中的响声像爆竹一般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蔑需要足够的眼力与体力,保证切面的平整性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蔑需要足够的眼力与体力,保证切面的平整性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竹子选好了,就开始破竹。记者去的时候,刚好看见另一名篾匠邵乃搁师傅正在破竹,只见他先将竹子的竹节部分用篾刀刨去,使其相对光滑,然后一手拿着篾刀,一手扶着竹子,一刀下去,竹子就被劈出一道口子,顺着这口子用力往下劈,“啪”的一声,竹子被整齐地一分为二。随后,再用篾刀将竹子劈出一条一条粗细均匀的竹片。这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,可见篾匠师傅的功力了得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手刨蔑是篾匠的基本功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篾是篾匠的基本功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每支篾条一样厚度一样宽度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每支篾条厚薄相同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具体多细看看便知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条有多细,看看便知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竹后,就要开始破篾了,也就是将竹片破成一条条篾条,这是最考验基本功的时候。根据编织器物的不同,要求的篾条厚薄度也不尽相同。这对篾匠余师傅来说,自然是不在话下。他一手竹片,一手篾刀,短短一瞬间,竹片就被破成薄薄的篾条。一般来说,破篾破六至八层就够了,但余师傅能破到十层,他拿出之前破好的篾条,仔细一看,竟比我们常吃的挂面还要来得薄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机器刨蔑大大增加了工作效率,且会刨出厚度相当均匀的二层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机器破蔑大大增加了工作效率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手刨(左)的竹皮韧度好于机刨(右)的竹皮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竹皮,手工破的更具韧性,不易折断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当然,现有的破篾机,也能破出厚薄相同的篾条,大大增加了余师傅工作效率,但是有时候,还是有所限制。“你看,破竹皮这一层的时候千万不能用破篾器,一用破篾器就不行。”说着,余师傅拿出手工破的竹皮和机器破的竹皮轻轻一折,只见机器破的竹皮一下就被折断了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宽度刚刚好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刮篾保证每支篾条两侧的平滑度和固定的宽度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拉蔑是抛光篾条的重要工序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抛光篾条,让篾条表面更有光泽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拉蔑后的篾条(左)与未拉蔑的篾条(右)光泽对比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抛光的篾条(左)与未抛光的篾条(右)光泽对比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破篾工作完成,就要开始后面的处理工作——刮篾,刮去蔑条上的毛边,同时也将一些上下宽度有偏差的篾条刮成宽度相同。余师傅从工具箱里,拿出两个刮刀,插在椅子上,刮篾的工具就准备完成。他将篾条固定在刮刀之间,一拉,篾条多余的部分就被刮出来了,反复几次,篾条工整了,不会扎人手了,这篾条才算完成。不过,根据编织的需要,有些篾条还需要经过抛光,让表面变得更加光滑。就是这样,一道道工序下来,一根合格的篾条才完成,才能开始接下来的编织工作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竹夹片是为了编制过程中能保证篾条之间宽度的统一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竹夹片保证篾条之间宽度的统一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都是蹲着的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匠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都是蹲着的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整整齐齐的编蔑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筛子已经初具雏形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余师傅正在做的筛子是客户刚下不久的订单,做好之后要寄到广西去。余师傅蹲在地上,篾条在篾筛上整齐固定住。只见他左右开弓,双手并用,熟练的将篾条隔着间隔挑起,往里放置一根木尺,再拿出一根篾条,穿插而过,取出相同宽度的竹夹片固定住,保持前后的距离一致,再用篾刀敲一敲,大概三十秒,这一层就做好。如此反复,筛子已经初具雏形了,但要做成客户要求的五米长、八十厘米宽的大小,至少需要五个多小时的时间。然而,这样蹲着编织对余师傅并不算什么,他早就已经习惯。他曾经编过更长更大的筛子,又加之客户要得急,除却吃饭,他不休息,蹲着编织差不多做了16个小时,才将作品赶制出来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条在篾匠手中舞动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篾条在篾匠手中舞动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生意现在一年不如一年,现在大家都不务农了,农具这块我基本就不做了,现在主要做茶具、筛子。”余师傅说,“现在我的订单基本上都是在福州、广西这一块,本地的不多。”原来,每次余师傅都会在他做的篾制品后面,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。本地的客户将用具带到外地去,别人如若需要,看到电话号码就能定制,余师傅做好之后,再邮寄下去,这外地的生意就慢慢做起来了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煮蔑的篾条编制的茶焙更为美观.jpg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经过染色的篾条编制出的茶焙更为美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
不仅如此,余师傅还想出了将篾条染色,把篾制品做的更好看。他拿出一个茶焙,不同于一般的茶焙,它的表层是黑色的,余师傅笑着解释,这是做旧风格。染色,需要把篾条放置水里,加入树叶、茶叶煮制,然后将煮好的篾条埋到湿润的土壤里三天三夜,再接着取出,清洗,就能变成自然的黑色,这样的染色方式,从来不会掉色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做篾匠工序复杂、体力消耗大、钱又赚得不多,已经鲜有人愿意学习这门手艺。但这些年,像篾匠余福弟、邵乃搁一直坚守着与竹为友。作为老手艺人的他们都希望,祖传的这门老手艺能有人来传承。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幸福福鼎”编辑部(陈倩文/文 郑镇/图)zuu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章来源:福鼎新闻网 文章作者:
版权声明:
・凡注明来源为“福鼎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福鼎新闻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・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:0593-7856234 技术服务:0593-7998976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福鼎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6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