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新闻 > 民生观察
投稿

【他们的“江湖”】最后的打铁匠

2017-02-22 16:26:10 来源:福鼎新闻网 作者: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 编者按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,行业变迁的速度越来越快。有些曾给人们的生活增添过无数美好色彩的传统行业,在渐行渐远,成为一种正在逝去的文化记忆。而有些曾经并未出现,亦或是鲜为人知的行业,在如今的繁华社会里却变得不可或缺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即日起,“幸福福鼎”将推出《他们的“江湖”》系列报道,每周三为你讲述那些人的那些事儿。本期我们为你讲述的是百年传承手艺之打铁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四代相传的手艺,到我这一代就要失传了!

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准备刀刃与刀身的焊接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打铁匠梁祥华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老话说:世上有三苦,撑船打铁磨豆腐。铁匠铺,曾经在街头巷尾可寻,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,打铁匠这个曾经熟悉的职业,如今已经几乎销声匿迹了,那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也渐渐在人们的生活中远去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大树下的小工坊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大树下的小工坊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但是,在福鼎,如果你得空,沿着溪西桥的老巷子行走,还是能听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的。这天我循声而去,远远的看到一棵老树下一间简易的老木屋,门口挂着简易招牌,上面写着“钢铁类加工”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每一块铁都是修补的原材料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每一块铁都是修补的原材料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小仓库里那些待客户取走的铁具用粉笔标上名字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小仓库里已经做好的铁具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走进铁匠铺,环视一周,小屋十分简陋,只有十几平方米。陈旧褪色的门框,黝黑破旧的墙体……这处打铁铺处处显露出岁月的痕迹。狭小的屋子正中央摆了个大烘炉,炉外壁因常年使用被熏得漆黑,周围的空地被砂轮、钳子、铁锤等各类打铁工具和回收的钢铁材料塞得满满当当,墙边还堆放着乌黑的煤块,挤得几乎无处下脚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一锤一凿,慢工出细活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一锤一凿,慢工出细活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炉里的火烧得正旺,不时吐出火红的舌头。炉前一位体型消瘦的师傅从熊熊炭火中夹出烧得通红的铁条,抡着铁锤叮叮当当一阵猛敲。铁块和铁锤的撞击下,飞溅出火星,像极了迷你的星辰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这名铁匠师傅叫梁详华,今年55岁,从17岁开始干着这份老行当,已坚持了38年。他那“瘦弱”的身影和笔者原本凭电影镜头想象的打铁匠形象完全不同,很难想象他竟然有着如此惊人的臂力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师傅正在仔细检查锄头的平整度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梁师傅正在仔细检查锄头的平整度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祥华家里从曾祖父开始就靠打铁为生,一代传一代,到他这已是第四代。梁祥华说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打铁还是很吃香的手艺。仅在当时的福鼎城区就有二三十家打铁铺,而农村打铁铺更是随处可见。“那时候的铁器还不像现在这样购买起来非常便利。如果需要铁器就得找打铁匠打造一把,家里的农具或者刀具坏了也都需要送到打铁铺修修补补。所以每年的春耕时期是一年中最忙碌的。”梁祥华说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传统农具使用越来越少,曾经的热门行业慢慢地走下坡路,不少人都放下了手中的铁锤,现在福鼎城区只有三四个打铁匠,其中一个已经80多岁了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 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刀身投入熊熊烈火中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刀身投入熊熊烈火中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师傅给打铁炉添加煤炭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梁师傅给打铁炉添加煤炭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用分离凿切割刀刃部分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用铁锤和分离凿切割钝了的刀口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打铁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,靠的不是蛮力,更要有耐心和技巧。”梁祥华说这话的时候,正在修补肉铺的剁骨刀。他首先将刀柄摘除,而后从火炉旁边铲起煤块往火炉中添,并调大鼓风机的风速,火苗呼呼的上来后,将剁骨刀放在大火中烧红。火候一到,就用铁钳夹出刀,放到铁砧上用铁锤和分离凿切割钝了的刀口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师傅用钢尺和粉笔在铁砧上标上长度记号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梁师傅用钢尺和粉笔在铁砧上标上长度记号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沿着标记的长度记号切割原材料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沿着标记的长度记号切割原材料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接着,梁祥华将刀放到铁砧上用粉笔划出长度,再从身旁的钢铁材料堆里找出同材质的钢坯,细细比对长度后,切割出需要的部分。“切割出来的钢坯需要焊接到刀口上,所以得反复回炉烧,反复‘趁热打铁’,捶打到和原刀刃一样的厚度。”说话期间,梁祥华更换了铁锤。记者发现,在这道工序上,他换了三把不同大小的铁锤,反复了回炉、敲打了五次,且每次敲打的力度不同,直到钢坯变成了钢片,初具刀口的样子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刀刃与刀身的焊接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刀刃与刀身的焊接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敲去焊接处多余的残渣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敲去焊接处多余的残渣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师傅在检查刀的平整性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梁师傅在检查刀的平整性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用铁钳夹起钢片,梁祥华转身坐到门口的电焊机前,将钢片和剁骨刀焊接在一起,形成初坯后,再反复回火、打磨。期间,梁祥华时不时停下来,目测刀身的平整度。这也是诸多工序中最难的,全靠经验和眼力,如果调平过程中掌握不好铁锤的力度,那就等于白做了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烧到白炽的刀身准备浸入机油中淬火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烧到白炽的刀身浸入机油中淬火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钢材的淬火需要用机油,同时会带来大量烟雾及刺鼻的气味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钢材的淬火需要用机油,同时会带来大量烟雾及刺鼻的气味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大概十分钟后,梁祥华将剁骨刀从火炉中取出,放进一个桶里。伴随着“刺啦”一声,桶里冒出一一缕青烟,还散发出一股焦味,这一幕是打铁铺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了。“不同于铁器用水淬火,这种钢得用机油,要不然钢会裂开。”听梁祥华说,在打铁过程中,淬火和回火的技术也是尤为关键,如果淬火或回火的技术不过关,铁器不是容易缺口就是容易卷口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最后的胚用砂轮打磨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最后的胚用砂轮打磨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时刻要疏通炭块下的鼓风口,防止其堵塞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时刻要疏通炭块下的鼓风口,防止其堵塞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最后在砂轮机上磨出锋利的刀口,刀就修好了。”梁祥华乐呵呵的着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去刀柄、加温、切割、选铁坯、再切割、加温、捶打……记者粗略数了数,修补剁骨刀需要10多道工序,用时一个多小时。看起来,这打铁就跟炒菜一样,每个步骤都有讲究。如烧钢铁的时候要注意火候,既要将钢铁烧熟,又不能烧化了。要是火候过了,钢铁会被烧穿,而火候不足,钢铁又打不开,而这些靠的熟能生巧。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说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的道理吧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打铁过程中不断有顾客上门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打铁过程中不断有顾客上门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梁师傅在铁器上用粉笔写上顾客的名字,用于区分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梁师傅在铁器上用粉笔写上顾客的名字,用于区分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因为手艺好、品质高,梁祥华的小铁铺很受欢迎。每天都有人来此修整钢铁类生产生活工具,其中还有工厂的模具。记者扫了眼火炉旁的隔层小仓库,里面堆放着不少修好的钢铁用具,每件都用粉笔标记出物件主人的名字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打铁匠的铁炉不是每个人都能靠近得了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打铁匠的铁炉不是每个人都能靠近得了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我早上八点就开始打铁,一直到晚上五六点结束,有时候还忙不完,只能让客人过几天来取物件。”梁祥华说,他的打铁生意比起上个世纪不会差到哪儿去。“现在即使有机械,但人们还是经常将买来的钢铁用具拿来修整,让其变得好用,而且以前铁匠很多,现在铁匠极少,所以打铁生意很不错。”梁祥华认为,这门手艺之所以会在生活中慢慢消失,并非生意不好做,更重要的原因是,干这行除了生活单调、无聊外,还很辛苦,尤其在夏天,人家对着风扇吹,不干活都嫌热,打铁却还得围着火炉转。之前他也招过徒弟,但是没人坚持下来,而他的儿子也不愿意传承这门手艺,因此,也只能靠他自己将这个最后的铁匠之路走下去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以前加工刀刃需要多一个人拿钳子帮忙固定,现在只能用重物来固定刀刃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以前加工刀刃需要多一个人拿钳子帮忙固定,现在只能用重物来固定刀刃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曾几何时,福鼎有很多铁匠,打铁的手艺养活了不少这样的手艺人。但现在,梁祥华却成了为数不多的铁匠。“先干着再说吧。”梁祥华的语气里透出一丝无奈。一想到四代相传的手艺没人继承,他虽觉得有些可惜,但也理解无人继承的现状,只是他自己从没想过放弃这打铁铺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DSC_7093.jpg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↑炉里的火烧得正旺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采访结束时,梁祥华依然在打铁铺里“叮叮当当”的打铁,熊熊的炉火、四溅的火花,似乎都在向人们诉说,这是一份辛苦活,这是一门或将失传的传统手艺。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“幸福福鼎”编辑部(汪晶晶/文  郑镇/图)wvl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章来源:福鼎新闻网 文章作者:
版权声明:
・凡注明来源为“福鼎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福鼎新闻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・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:0593-7856234 技术服务:0593-7998976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福鼎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6-2015